5/01/2007

讓人戀戀不捨的劍橋


The Bridge of Sign, St John’s College, Cambridge
四月二十八日。

在Bristol舉行的一個南英倫多方會議散會(SEMN)之後,踏上了長達四小時的旅程 (說實話,如果我由倫敦出發的話,四小時後,我可能已經在法國巴黎/德國柏林逛街了。) ,是次目的地,是一個大家聽熟能詳的地方,就是那個讓詩人戀戀不捨,輕輕的來又去的 Cambridge劍橋。

幾番趕路,為的是來看一班舊拍擋(CUCDS)的新劇作《今生金世 》,成立一年,這是第二劇作,編導演和燈光音響都一如以往,由這群劍橋學生自己一手一腳由頭至尾去製作,包括當中穿插歌曲,也是他們作曲詞的。他們在一個間College中借了個Theatre hall,劇中雖為廣東話字幕,故備有中英文字幕,該劇發生於中國古代,劇中一切人等都穿上古裝,一口文彩,不時交錯說說現代笑話,配得得非常之妙,很有趣!

故事多精彩,重要的是那信息,要是華而不實,單單虛有其表,也沒甚麼價值。這次,他們用弟弟為兄長犧牲,以他的命填其他村民的命,讓他哥哥能有悔改的機會,希望他明白錢不能換到一切,換不到愛人,換不到美滿家庭,也更換不到愛,但我們在未懂得賺錢之先,我們已得到愛。簡單,卻是非常好提醒,我們有幾多時間花在自己身上?又花了幾多在工作和學業上?至於家人和朋友呢?又花了幾多時間認真了解他們的需要?這的確是一門很重要又難學的功課。

在朋友的College中借宿了一晚,第二天和朋友們一試劍橋式Punting (別人說這兒的和牛津的不一樣,但好像沒甚麼不同吧?) ,在陽光明媚下隨水飄流,流過城市的心臟,看著風景,吹著風,說說笑笑,果然是種享受。我們雖然各自也為考試功課忙碌,但就暫時扔在腦後,嬉笑玩樂,分享生活中喜與愁,一起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途中,朋友叫我們在Trinity College的正門地面找一塊石頭刻著一個名字的縮寫,是TCN。這不是頑童的傑作,而是一個很愛劍橋的學者的遺願,要他的名字長留在college的門前,一輩子留在這地。

我想,劍橋風景雖美,但溫暖人心的是彼此的分享支持,讓大家在這異鄉中生活下去,在繁重的功課埋中捱下去,也就因為這份買不到的愛,才會讓不論詩人還是學者都對這地戀戀不捨。

1 則留言:

me 說...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點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