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2007

濠江變色


(攝於澳門東望洋炮台 2004年11月)

剛巧做了個有關澳門賭業發展的小環節, 翻開資料, 才知道原來1847年, 葡萄牙政府在澳門宣佈賭博合法化, 第一個取得賭牌合法經營賭業的商人叫盧九。

1930年代, 盧九為左吸引一海之隔的香港人光顧他的賭場, 斥資購買一艘驅逐艦, 改裝為客輪, 來往於港澳之間, 大大縮短兩地航行時間, 從此港人總愛每周到濠江豪情一番。

喜歡澳門, 除了賭, 可以有更多理由。

我讀小學那個年代, 電腦還未發達, 仍然流行交書信筆友, 翻開某著名年輕人雜誌最後幾頁, 是一個徵友欄, 讓有共同偶像的朋友仔自行認識, 交流情報 (當年追星族也追得很有文采! )。當時我交了個澳門筆友,她有葡國血統, 透過她, 我第一次知道這片西化的中國土地是怎麼樣。看她給我的相片, 聽說生活的情況, 我對澳門的印象很好, 是個恬靜、美麗、有文化內涵的小城。

我們的通信維持了三數年, 那時她已經中學畢業, 說起她的志願, 她說想到賭場做荷官! 當年的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有人的志願是「做荷官」! (對一個初中生來說, 「志願職業」與「畢業找工作」的理解有很大差距。)

這天看回澳門賭業興旺, 經濟嚴重傾斜, 5.1工人層上街請願, 我不得不佩服這位舊友當年實在有先見之明, 認為入賭場做事是高尚職業。

可惜我不夠高尚, 去澳門幾次都未賭過。澳門吸引我的是文化遺產、是培養出Solar和恭碩良的人文風情、是坐在大炮台下聽交響樂的暢快。

Phoenix

2 則留言:

me 說...

除了Solar和恭碩良,還有個向天開槍的CID,真是可怕﹗

不過話說回來,澳門的文化活動真的攪得有聲有色,香港真的要好好學習。

史提夫畸畸 說...

還記得多年前香港樓市低迷,經濟跌至谷底,相反澳門賭權剛開放,經濟一致看漲。香港人都羨慕澳門有個何厚鏵,更有人提議香港應爭取開賭場,與鄰埠爭一日長短。

一輪槍聲,震破了一片昂平的假象。何生原來是官商鉤結、利益輸送的第一把交椅。

你還羨慕他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