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0/2007

我在山上的第四個夏天

八月二十七日。 忽然發現這是我在這山城上渡過的第四個夏天,第一年交了學費,隔天隔天來還說得上,但畢業了為甚麼還繼續來?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是那種一代傳一代,承傳文化的心與熱誠,這是當年單純熱心的師姐,不知不覺播下的種,默默發芽影響了今天的我。

有天和導師們說起歷屆往事,講起師兄姐們,講起師弟妹們,畢業後分飛,留下來的又有多少?說起熟悉的義工們,發現通通來自最初的幾屆,是新不如舊,一代不如一代?到底,學員們,年青人們都發生了甚麼事?是課程後和電台因了解而分開,還是怎樣?

是心吧,沒有心,說甚麼都假。如昨天HOCC在舞台上一再多謝一班又一班為她出錢出力的拍擋,舞台碟片影像一切一切,不能單靠技巧,靠技術就做得了,是用心做,才做得到,做得好。也正如守時,由當年的總理 --每天遲到罰錢,如xx籌款上的x總理一樣,不斷捐錢,到今天堅持開咪上課都準時,沒有藉口,這是心,是對所重視的事情的一種付出,對自己的承諾與挑戰。
DJ班來到第七屆的時候,在所謂課程完結的時候,在回到校園的時候,在開始迎接更多挑戰的時候,不如先問一下自己,到底自己有多有心,願意付出幾多?一年後的夏天,我還會見到你們當中的哪位?

決心要跑卻中途放棄的人,實在無法與那些堅持一步步爬去終點的人相比,因為他們已經沒有資格論輸贏與血汗。

1 則留言:

ernest 說...

是的,可能就是那顆"心",不經不覺我也在突破8年了,那是一個薪火相傳的地方,我覺得,亦差不多是時候要交給你們了。當年只幫KK的一個人,到之後有幾個幫手,到現在又再多幾個幫阿絹,薪火是傳得慢了點,可是我們是貴精不貴多呢﹗

記得有一年,其中一個義工問KK和我,何時才能像我們般能幹,我和KK的即時回應是我們只用我們的經驗令你們少走冤枉路,加上事實是我倆也不太能幹,如果你只以我們為目標,你就真的大件事﹗

今年DJ班可說是KK和我教得比較少的一班,原因是阿絹、阿Chris、車車同阿影都已成為典範,本身已無械可擊,我們只在旁看著聽著,心中浮出一絲絲的滿足。

Ernest